BACK

GameLog | 大逆転裁判2&DLCs 通关感想

Game Log 大逆転裁判 反対尋問 8,560字

!Warning
以下含有大量大逆转裁判2剧透。未通关者务必谨慎阅读。

(看了看文档创建时间,明明我去年9月份就打完了为什么今年3月份才来写log,而且我还在天天说怪话……大逆转,你为什么搞我.jpg)

大逆転裁判2~成歩堂龍ノ介の覚悟:9/10

我到现在还记得我打完大逆2的那个下午,一边对着3DS小小的屏幕又哭又笑扯纸巾擦眼泪一边狂给奏章(推荐我玩逆转和大逆转最大的元凶,不是,传销企鹅)发消息说患者现在死去活来,医生救护车在哪里快点把我埋了吧。然后我就化身喷泪机器每天都在伺机把朋友一巴掌打入大逆转这个冰洞(只要你打大逆转我们就是亲兄弟了.jpg)……不得不说虽然这个作品还是有点问题的但是错过大逆转你真的会吃大亏……呜呜呜……

对比1的话,在2中,1里的许多问题都得到了解决。例如1-1中的真凶洁泽尔·巴雷特到底为何人,寿沙都是否会再回英国,死神之谜,班吉克斯的酒到底哪来的(?)等等等等。剧情的编排一如巧舟惯有风格,1中埋下的看似微不足道的小细节也能在2的游玩流程中“啊!原来是这样!”地回想起。

首先要说的是龙之介在英国过了一年越来越可怕了(褒义),虽然1里面我就想看他攻遍全伦敦了但是2里面这也太超过了,1里面虽然已经是为了委托人可以与国家为敌的超凶猛辩护方,2里面就是为了真相可以与国家为敌了,天啊,你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太尊我失声痛哭,2-5里面即使发现证言的破绽也不会像之前一样带着轻松余裕的笑容指出矛盾了,而是非常之严肃,非常之冷静,非常之无血无泪,此刻的成步堂龙之介是真的怀着一颗不把一切都翻出水面不罢休的严酷之心在法庭上战斗,亚双义一真,你与挚友重逢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成步堂的可能性已经超出了你的想象,甚至还要把你本身带进黎明去……(又开始哭)

让我整理一下情绪,只作为一个玩家先来说说大逆2的游戏体验。首先2比1的节奏好了很多,无谓的拖沓少了很多(指陪审团),体验更加爽快,稍微让人不太满意的是2-3的调查部分略显啰嗦,2-5的某几个连环选项选错了是不能倒回去的,如果没有在第一个选项之前就存档的话会功亏一篑(就是鸽和班的话哪个有问题的那个选项!)。然后2-3的某人的归还虽然非常尊非常好哭,但是,居然切掉了罗莎夫人辛辛苦苦做的蜡像耶,你赔200镑给人家啊(虽然切掉蜡像这个行为的象征意义可能大于蜡像本身的价值但我还是稍微有那么1点想笑(

然后我过了几个月复盘的时候发现其实教授案相关很多都有比较临时赶工的感觉,比如狗项圈最后居然没有进法庭记录,反而是用了爹的戒指当突破口(虽然涂爹也说了戒指是后期剧本加上的),狗项圈上那么多信息居然都不给当证物用这不是明摆着让人遗憾嘛。

其实想说的挺多的,按每一话慢慢展开讲好了……

2-1,美丽大和抚子男装!!!!!耶!!!!谁会不喜欢乡下美男子(误),龙之介你看看你寿沙都一下子拍桌面就拍响了wwwwww天鹅女突然殒命这个我是真的没想到,但是我更没想到的是记者说的话可以说是成为了贯穿大逆2所有故事的线索……虽然法官有名字他就必然会在故事里有相当重要的戏份,不如说他把记者的话打断把他扔出去的时候我就开始怀疑他其实在隐瞒什么事件了……记者也确实是很厉害居然能查到事件的蛛丝马迹,但是实行复仇的方式包括后来对自己行为的掩饰实在是,不够配得上他的觉悟……顺便一说美少女双人投技真是赏心悦目。寿沙都的仅此一回的法庭大活跃也可谓是如同昙花一般美丽,联想到现实中日本明治年间的律师规则,也不得不扼腕感叹女性在那个时代的地位之低……

2-2,使用了倒叙手法说明了为什么寿沙都会回去,关键就在于那个囚犯隐藏的“物品”。御琴羽教授看到了这个事件的报告以及隐藏的物品——饰有华丽宝石的染血项圈——就警觉起来让女儿回到日本,某种意义上确实说明他对教授事件也曾窥见一角,也明白其中的危险性。总之又从佩坦西那里学到了没用的省钱的办法(?)2-2和之前1-4的故事串起来了也令人惊喜,同时引入了关于“死神”秘密的一个开口。

2-3让人看到了班卿的另外的侧面,爱丽丝和龙之介在他办公室随便乱看惹恼他的样子真的很可爱(喂)同时本杰明对班卿过去的回忆也不禁让人好奇他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多雷巴在此事件中起到的作用同样连接了现今与十年前的案件,此刻,连结过去的方程式已经集齐了,只需要一个契机就能将尘封的大门开启——这就是2-3的那段让我疯狂流泪的演出“大いなる帰還~亜双義の復活”。纵然有多少话想对死而复生的挚友说,龙之介最后还是只含着眼泪说出了那句“亚双义……好久不见了,朋友!”而屏幕外的玩家就开始狂叫然后大脑放空(。

2-4,炸——鱼——薯——条——明明说好要带吉娜小姐走的,明明要教导她成为优秀刑警的,明明……班吉克斯进局子这个我倒是猜到了,但是没想到的是检事居然是那个谁,呃呃呃呃,白衣冷酷前女友,白月光变黑月光,笑容同样少了很多……《復活の検事》对比之前亚双义的三首BGM,多了非常英国感的和弦,一种阴郁感油然而生,然而最终还是回到了他的那段不变的主旋律上……

2-5,律检双打外加本次伦敦冒险最大外挂侦探协力,掀翻法庭燃起烈火,真正做到了亲友组在去伦敦前的那句“在英国大闹一场”,鸽啊你要知道有名字的人在法庭哪个地方都不安全(……)《大・極秘裁判〜開廷》把那种沉重感表现得非常好,衬上鸽的独角兽手杖的敲击声实在是令人震撼。2-5所揭示的真相也同样沉重,同样令人心碎,谁能想到受害者同样也是加害者,一个人的死亡牵动着无数人的死,当华生医生在西餐厅毒发身亡的时候所有和教授案相连的齿轮就又开始转动了。然而真相虽令人痛苦但绝不能避开目光去看它,因为那正是需要去正视才能接受的东西。慈狱的自白同样令人感到微妙,曾经在法庭上为好友力证清白的男人虽仍有不情愿,但最终依旧在墓地对着友人扣下扳机。远隔重洋,年幼的亚双义当年又是怎样思考父亲的逝世的?

说实话,虽然我在2-3的时候就有猜到爱丽丝的父亲是哥,但是我真的一点都没猜到哥才是教授……打出这个选项的时候我自己都惊了……以及爹是去决斗的,就,怎么回事这种惨烈的レトロ之味……

到最后码头送别的时候的剑的交叉让我看一次心梗一次,设定集还专门拿出来说制作过程,从此你我天各一方不再相见,当思念已成往事……就,呃啊,这个醍醐味,你会觉得明明阴谋都被揭穿了,真相大白了,为什么心还在痛,为什么那种惆怅感依旧挥之不去,好像什么东西就这么消失了……龙之介来到英国本是为了继承了亚双义的意志而来的,亚双义也确实没有看走眼他的亲友确实有成为优秀律师的资质,然而在他们重逢后,在故事的结尾会突然发现,龙之介所抱有的已经不再是亚双义留给他的意志了,而是他自己的、出于他自己内心的那种意志。龙之介2-5的冷酷不同于亚双义2-4和2-5的冷酷,是一种非常纯粹的近乎于无情的东西——“故事还不能在这里结束,我要把一切都揭开”,这种冷酷是亚双义自己大概也没有预料到的东西。亚双义本人的记忆还停留在日本中央大法院的那个午间,那时的龙之介还是个眼神游移桌子都拍不响的英语系学生……但是龙之介已经向前走了,毫不犹豫地往前走了,他已经不是为了你而站在这里了。之前看了张特别厉害的图,亚双义在龙之介背后说“不要丢下我”,而龙之介笑着向前迈步,说“会带着你去的”,就,呃啊啊啊啊——

2-5里亲友组名场面绝对是龙之介让亚双义拔刀那边啊啊啊啊我玩到那边就开始失心疯狂叫,猛吸一口气却只能大喊这两人怎么这样!我们已经不是作为亲友站在日本的法庭上了,在那时你还能为我凭着一腔热血去拔刀,现在我们已经作为律师和检事站到了相对来说的对立面上去了,我手里有证据我就要证实我的猜想,来吧,再一次像当时那样把那刀拔出来,怎样啊,“亚双义一真”!(喷泪)

说到拔刀就想起来亚双义一真的三次拔刀:第一次为朋友,第二次为父亲,第三次为真相。上一代的亚双义玄真也曾有两次被着重描写的拔刀:一次为守卫朋友,一次还是为守卫朋友,但是只有一次真正杀死了人。正是两位亚双义的拔刀开启了所有的故事,他们所拔的刀都是同一把狩魔,背负着相似又十分不同的“カルマ”。

亲友组还有一点很痛的是,不管他们怎样叙旧(感觉游戏里也没有很详细地说),但是亚双义已经永久地缺席了龙之介的大冒险,他永远不可能知道龙之介在船舱里的五十天到底怎样在寿沙都的指导下学习成为律师,而龙之介也不可能知道亚双义在那段时间是如何凭着脑海里的一个声音就跌跌撞撞地去往伦敦,在那段路上经历了多少坎坷,可以说,他们彼此都错过了对自己的亲友来说最重要的一段时光,而这段时光再也法弥补回来,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之前被朋友点醒,意识到亲友组拿的简直是La La Land一样的剧本,就好像Mia&Sebastian那样明明二人曾经拥有过City of Stars,最终还是在遗憾中落下帷幕……但你不能说他们不真,他们假确实有那个假在里面,但是真的东西就是真的,真真又假假让人心碎……

怎么说呢,亲友组在我搞的角色关系里面真的是很特别的,想想看,这两人的关系变成现在这样的根源的一切都是无可替代的,时代背景,发生地点,角色性格和身份的独特性,事件发展的特别性,每一个环节都是无可替代的,哪怕有一个条件轻微地变动都不会是现在的他们,正是这所有的一切组成了亲友组的醍醐味,爽死我了!

朋友在我打完大逆2的时候就给我发了鱼老师那张牛逼到不行的龙亚双,我疯狂喷泪,就是这个cross in our stars' fate的感觉……她还有一张龙亚双我特别喜欢(不对,应该说鱼老师的所有图我都很喜欢!),对意象的把握真的震到我……之前做的整理有提到检事亚双义的设计理念是白蛇,把黑色披风脱掉露出白色检事服就像蛇蜕皮的过程,这个就很有趣。如果没有鼠,蛇大概会被自己的皮勒死吧……!看起来蛇与鼠似乎是捕食与被捕食的关系但是鼠不会被吃掉!鼠毫不畏惧地直视进蛇的眼睛要把他带进黎明里去……有那样眼神的人永远不会被吃掉……

在1的dlc里面亚双义有讲关于红头巾的来历,显示出了这个明治热血男儿非常有趣的一面:在认识龙之介之前,亚双义恐怕是那种理想远大嘴巴又毒说话不留情,人又固执,特别心高气傲的那种自闭猛读强人,但是遇到龙之介之后就变了……至少没那么咄咄逼人了嘛,虽然还是在1的dlc日本篇里面因为龙之介不读报纸而严厉说教了一番(。)可以合理怀疑亚双义在遇到龙之介之前可能都没什么朋友,这种小孩是真的容易制造peer pressure,借用朋友提供的黄子华语录就是亚双义“会对同龄人义正言辞地讲大家都是年轻人,为什么你不把精力用在建设社会上,可是别人还在混日子过你就跟人家讲要去建设社会”……

就很想看那种故事,亚双义气不过自己演讲比赛输给龙之介,跑去龙之介寄住家那边说成步堂龙之介我有话和你说,今天中午我们边吃午饭边聊,龙之介说好但是内心os“看他那么严肃的样子跑过来我还以为要和我约架……原来只是吃午饭啊吓死我了”,结果午饭跑去吃牛锅了,两人吃得很开心,结果亚双义完全把演讲比赛的事情忘了光顾着听龙之介聊寄席故事了,到最后锅里完全吃完了酒也喝光了,龙之介突然反应过来“欸亚双义同学(这个时候还不是太熟所以不会直接叫名字!)我记得你是有什么要和我说的来着”,亚双义这才“唔……!完全把这件事情忘记了……”然后正好看见龙之介日常戴着的手甲,就顺便和龙之介约好了在别的地方再比:“下周有弓道训练,在那个时候一决高下吧,成步堂!”龙之介:“原来他还在纠结演讲比赛的事情啊- -||”(更新:此文将收录于CP26和逆转裁判ONLY发布的大逆转美食主题本《非常食》中)

以及龙亚双还有几个我超想看的梗!!!两个人英语都很好,龙之介写情书不好意思写日文就换英文写结果就超流畅地写出来了,而且因为英文表达都比较直白所以情书也巨直白,亚双义被意外超直球攻击,男大学生就此沦陷(……)还有虽然很老套但是很美味的童贞毕业梗也好好,男大学生夜谈突发变成童贞毕业现场,衣服都脱了龙之介结结巴巴说起了敬语,亚双义:“成步堂龙之介!你这家伙不会只有这点程度的!”(在床上都这么中气十足好像在说教一样,我觉得亚双义干得出来……)P站有看过一个这样的本,衣服都脱了龙之介居然开始绕口令教学,我笑倒,这难道就是你们男大学生的夜光手表梗吗……

既然说到亚双义了那就多说一点character study,说实话对亚双义的兴趣一下子拔高真的是在2里面,1里面白月光很好很好我只要一听夜想曲一想到“亚双义的眼睛究竟在看着哪里”就会流一吨泪,但是2里面就看到了这男人的真实面目,这种抱持着秘密在自己的影子与过去里无法逆流而上的角色搞起来是真的爽,上一代的故事中留存的烙印在他身上留下的印记几乎是永久的,2-5里执着于复仇,被恨意蒙住眼睛的样子就非常美味非常有趣,亚双义一真你真是个大有问题的男人(……)有问题角色是真的好搞,接下来的教授案伦敦人胡话部分还要继续讲有问题男人们的故事(……)

设定集2有专门说重逢那里的分镜设计,就,其中有一格,亚双义的眼神微妙的一松,就那个瞬间我立刻认定这男人其实是想要好好叙旧好好与挚友团聚的,但是!但是啊!他没有!下一格他就变得非常冷酷了,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好……好心痛……冷酷前女友……

之前和朋友有聊,说亚双义要是没在船上出事继续抱持着不能说的秘密安全抵达伦敦,然后按照要求干掉了炸鱼薯条,上了法庭龙之介肯定要为他辩护,那个时候龙之介该怎么办。龙之介本应相信自己的友人,但是真相就摆在那里,他会怎么做?恐怕这条if线不会比本篇更轻松吧。

在继续讲胡话之前还要再提一下寿沙都小姐!其实我有在吃一点アソスサ,主要还是因为涂爹设定集画了夜读的亚双义和为他端茶的小小寿沙都,就好好,想象一下亚双义寄住在御琴羽家的前因后果以及过程我就狂叫,一下子可以挖掘的空白又多了很多……怎么说,按这样想实际上两人理应是更加熟悉亲密的,但是亚双义一方面因为念不好寿沙都名字(基本上可以确定是因为这样),二方面又因为感觉亚双义在人际关系上相当克己,所以并不算是非常亲密……但是,寿沙都在船舱里抱着狩魔时的眼泪,确确实实是真的。她到底出于什么想法成为了亚双义的法务助手?我认为其中很大程度是她自己的意愿……在年幼的她给夜读的一真大人端茶的时候,到底想着什么呢,看到了什么呢……其实想一想会发现寿沙都和亚双义的共通性相当多,都是充满和风的人(大和抚子与明治男儿),都是非常早熟的小孩,都摊上了龙之介,并且对十年前的那桩事件都曾窥见秘密的一角。

寿沙都真的是非常可靠,非常勇敢的姑娘,懂的东西很多,是个非常具有自我意识的明治新女性,然而非常可惜的是由于时代的限制,她所拥有的能力不能非常好地发挥出来(又是明治律师制度对性别的规定!真可惜),联系我之前做的考据中的那位明治时代唯一的女性代言人的故事,实在是不能不令人感慨万千。我个人倒是非常期待她回到日本后在龙之介的事务所的活跃呢~

龙寿沙也很好,两人超合拍不说,各种方面都在发糖就555555,龙之介在归国前夜那句“我实在是说不出口,想要请寿沙都小姐和我一起走这句话”就,怎么回事啊青涩柠檬糖味道一样的氛围!!然后寿沙都是自己和亚双义提想和龙之介一起回日本,我55555555御琴羽教授还说自己的女儿就拜托龙之介了,就这种好好的传统封建味我真的很喜欢……甜甜蜜蜜可可爱爱,超想看两人传统婚礼(……想好多),龙之介超害羞,寿沙都反而比较泰然自若,但其实藏在绵帽子下的耳朵已经红了!寿沙都梳岛田髻一定很好看,不过我也想看那种西式婚礼,想看原案里先祖穿西装耶——

接下来说说腥风血雨的伦敦人故事。

我打完游戏脑子里就蹦出这么个想法,哥其实就好像是大法庭的吕蓓卡,笼罩于伦敦上空密布的阴云,比起班来说他才更像实际上的“死神”,一个挥之不去的影子……而死掉的猎犬十年后终于寻回了嗅迹,法庭也终毁于曼陀丽庄园一般的烈火,啊,伦敦闹鬼故事もっともっと!思考哥的行为方式和行动准则很有意思,这样一个角色没有在剧情中被直接描写,所有形象都由他人构筑,在这种条件下思考他的罪恶感与所施下罪行的冲突与不可调和中到底诞生了什么就变得非常有趣了。其实复盘故事时间线的时候同样也发现了挺多空白部分,探讨空白部分使得逻辑链完满成立就是无情同人女人的目的(……)

教授案真的是,一桩大家都有罪但是又无法真正处刑任何人的案件,道德与法理,情感与理智,有人杀人有人被杀,有人犯罪有人借人之手成其好事不沾一点污水,所有人背负着与“狩魔”有着同一名字的“业”。凭业杀人,以业杀人,因业救人寻人思人以至于把所有人埋在心底的往事全部挖出来看。非常残酷的故事。

之前和朋友聊,说爹哥就好像“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爹班就是“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班是否曾经想起遭袭的那个夜晚有人捂住他流血的前额,不幸就此开始……十年后某个拥有相似的脸和相同的姓氏的男人来到这里,撬动了过去的故事……

两个亚双义都曾与两个班吉克斯共事这个点实在是太有趣了,有一种奇妙的继承感。加之亚双义一真和巴洛克·班吉克斯这两位“次代”在2-5开始以及十年前的审判其实有某种意义上的相似感,都被复仇蒙住了眼睛,并且对事件都只知晓一半的真相。亚双义一真认为“巴洛克·班吉克斯将我父亲送上绞刑架”,巴洛克·班吉克斯认为“亚双义一真的父亲杀死了我哥哥”,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两个都没说错,但这都只是一半,是带有私人感情的控诉。虽然每人知悉的故事不完全正确,但你不能说感情是错误的……

1个可能会引起法国人震怒的点:班为秩序不惜背死神之名,这不就是圣女贞德!哥是化为魔女的圣女而班是背负魔女之名的圣女,被另一个魔女的影子纠缠……

接下来说说鸽。鸽从名字就预示了某种东西,ハート与ハト(鳩,鸽子)音近,ヴォルテックス又是漩涡……我个人是觉得Hart→Heart(某种有趣的莎士比亚neta),而Heart本身就与Vortex有着相似意义……鸽本身就是站在漩涡里安然不动的人。很有趣的是鸽自己明明很鸽,但其实对时间可清楚了,对自己鸽了多久都精确到秒,也就是可以理解为他认为别人不会对他鸽有任何意见所以是故意的行为,简直是闲庭信步一般的迟到,鸽,你把属下调教的未免太听话了!所以有没有哥按鸽指示杀完人第二天去鸽办公室报道的黄色或者不黄色文学可以看,鸽让哥等了好久,哥随着齿轮转动时间流逝越来越焦躁,而鸽姗姗来迟满面春风,询问克里姆特·班吉克斯卿何故来此。死讯已过十一小时还未见报,苏格兰场有好一段时间需要忙活,哥相当于是跑鸽这里搞徒劳无功的心理建设(以及被搞),最终在谋杀即将过去十二小时的时候,从刑警方面传来了贵族遭意外袭击身死的消息……

唉,鸽会不会旁敲侧击问哥,暗示爹知道了真相怎么办,而爹实际上那个时候已经来找过鸽了……这么看鸽就好像爹哥最大的shipper,成为他俩关系的最大推动者,也最终导致了一场古典决斗的进行……鸽的存在就好像提醒着爹和哥,时间所剩无几,戒指过了十二点就消失,最终出现在某人的胃里……

哥假想的吞戒就好色好色,然后在此之上明明什么都不会找到但还是被解剖了就更色了,好像某种需要被研究生理构造的外星生物,但其本质还是人类,只不过多了某个附加的叫恶的器官……而且对哥的解剖行为也是“恶”的另一个表现形式。

再引申阅读理解一下,爹好像才更像是闹鬼故事里的那个鬼,你看三人曾经意气风发去往英国学习,回来三人却变作两人,爹如不真实的幻影一般来到伦敦,在所有人心头留下影子,在某人心脏上留下致命的伤痕,最终也作为仅为三人所知的幻影逝于墓地,幻影一般从离开伦敦的码头上所拍的照片里消失了。

仔细想一想,爹杀死哥,是以一种传统的形式践行他的正义,但依旧是带着私刑名义的杀人行为。本质上都是“人を殺す”。

一些咬文嚼字:玄真→一真 玄→黑→不明朗的 玄真→不明朗的真相? 一真→唯一的真相?爹是一下子就能明白意思的音读而儿子是稍微要想一下汉字写法的训读呢~就好像桐生一馬的一馬第一印象都会念做カズマ但是一真这个名字第一印象大概会念成イッシン吧(只有你而已

一直很想展开讨论的问题:B夫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呢,从她的立场上看这个故事到底是怎样的,她又是从班家是怎样连夜逃出来的呢……是在故事背后隐去的女人的故事。(老天,这故事里鳏夫未免太多了)

和朋友聊到的训练猎狗的错误方法:哥训狗,有一天班在和狗玩,狗突然露出凶相把他扑倒准备咬他,尖牙离班喉咙非常之近,哥惊呼放开他,死死抓住狗绳,班多年后想起那条突然狂暴的狗,那或许就是风暴的前奏,某种不详的征兆!死亡离他们都非常近,一个即将手染鲜血,一个差点成为第一个祭品……

关于鸽:鸽即使不乱搞关系,他也已经乱搞了关系;独角兽用长角刺穿人的胸膛,然后再把血迹洗掉,其身雪白如初

一句话鸽哥班:沃尔特克斯卿对两位班吉克斯的称呼是一样的。

我觉得爹哥/爹班/从巴洛/检事组(……怎么回事)一个超戳我xp的点:语言系统的不同……光是想想爹念俳句我就大脑发光……但是从巴洛稍微有点特别,假面的从者沉默如矮桌边的雕像,语言只存在于书面之中

哥有洁癖所以一定会有我最爱的麦克白夫人情节,哥把狩猎归来所穿的衣服全数投进壁炉火焰,在水盆里竭力要洗净双手……B夫人会不会掌灯来看他,问他亲爱的克里姆特,你的手怎么这样冰啊,并用她温暖的手捉住丈夫的手指

论我这几天都代了什么:希腊神话、《在西方目光下》、陀、《查理曼大帝的桌布》、厚大法考(………………)、僵尸号bot(……………………),三月怪事频发!!

接下来说说DLC。

两个DLC都很有趣!!!!日本篇亚双义给自己辩护就好好玩,连记录都没看就上法庭也太自信(心大)了,发现被告是自己的时候的流汗动作好可爱好好玩,龙之介隐藏嘴毒属性放开巨好笑,“没关系你就算是最后一名在我心里也是第一”就真的好伤人哈哈哈哈哈哈,是我我也会崩溃大叫你不要再给我插刀了!以及“武士”和“武土”这个梗感觉本地化很难做啊……

英国篇福班股票大幅度涨停,“我很在意银的污渍,就想弄干净”这句话的双关简直不能再妙!!!!同时也发现班真的其实意外容易心灵受伤,说他表情阴沉他会大受打击,不过最微妙的莫过于他指控爱丽丝的时候说这孩子的父母到底是什么人啊教出这种偷东西的小孩,班卿醒醒你哥在墙上盯着你!!!爱丽丝就好懂事好可爱给班送生日礼物555555喵吉克斯超可爱5555555!

对了说一个小漏洞啊,关于日本篇的电报……

虽然原文本里是这么写的:

マタシテモ訴状トドク スグ帰レ
開廷ハ5日後午前9時 ナルホド

确实是30个字,按当时的价格来算基本金额是20钱(15字),追加价格是每5字5钱,再多一个ウ真的是很要命,但是——!

如果是按现实的明治年代电报来发的话应该是下面这样的,使用的是片假名,浊点也算一个字:

マタシテモソシ゛ョウトト゛ク スク゛カエレ
カイテイハイツカコ゛コ゛セ゛ンクシ゛ ナルホト゛

一共是47字啊!!!龙之介,你破费罢(无慈悲)!


这么一长篇总结下来就是大逆转真的搞我,我每日每夜一边落泪一边冲到头都没了也要大喊香啊,真香,你们快点来补——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uboy reply

    大逆真是厉害啦!有一些细节我已经忘了,跟着文章又回想了一遍!